当前位置:首页 >> 爱问政 >> 调查征集
《江西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发布时间:2018-08-01 字号:[]

  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对《江西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现将条例草案及其说明在江西人大新闻网和江西人大发布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直接登录江西人大新闻网或江西人大发布提出意见、建议,或者将意见、建议以信件、传真、电子邮件等方式反馈我委。征求意见截止时间:2018年8月30日。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角洲卧龙路999号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规处

  邮编:330036

  电话:0791—88900390

  传真:0791—88900390

  电子邮箱:fgwxzfgc@163.com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2018年7月31日

关于《江西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的说明

——2018年7月25日在江西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

省人大内司委主任委员

省人大常委会:

  受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托,现就《江西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作如下说明。

  一、制定的必要性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教育作为人初始的、覆盖全程的、最为重要的终身教育,对于塑造未成年人的道德品行和价值观念等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也是培养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的基础工程。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为新时代开展家庭教育指明了方向。

  加强家庭教育法治建设是促进家庭教育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强调,要充分发挥家庭教育在儿童少年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明确提出要依法治教,制定家庭教育法律。近年来,我国在制定完善有关家庭教育的法律政策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相对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立法,家庭教育立法明显滞后,有关家庭教育的法律条款散见于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反家庭暴力法等多部法律中,没有一部专门的家庭教育法律。

  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家庭教育面临的问题不容忽视。重智轻德、重知轻能、重养轻教等现象比较突出;独生子女家庭教育、隔代教育、单亲重组家庭教育、留守流动儿童家庭教育等问题日益凸显;互联网、手机等新媒体迅猛发展,对未成年人的思想行为产生了重要影响,家庭教育难度加大;家庭教育方面的公共服务还不能满足广大家庭日益增长的需求,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农村和困境家庭以及特殊儿童群体的家庭教育资源较为匮乏。通过地方立法,整合家庭教育资源,加强和规范家庭教育工作,有利于强化父母的家庭教育法定主体意识,强化政府和社会的共同责任,对解决家庭教育面临的突出问题,推动家庭教育事业发展,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实现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具有重要意义。

  据了解,上海、深圳等地10多年前就先后启动了家庭教育地方立法的调研工作。目前,重庆、贵州、山西已出台了促进家庭教育的地方法规,江苏、天津、吉林等地正在开展家庭教育地方立法工作。总的来看,这部条例的立法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我省拥有诸多家庭教育的优良传统和红色资源,在促进家庭教育发展的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构建了党政领导、妇联与教育部门协调指导、各相关部门充分履行职能、社会多元主体参与的工作格局。将这些行之有效的经验、制度上升到法律层面,为家庭教育健康发展创造条件,提供法治保障,十分必要。

  二、起草过程

  2014年,省妇联启动家庭教育立法工作。通过召开座谈会、访谈、发放问卷等形式深入城市、工厂、学校、农村、社区,听取各地政府及相关部门、家庭教育工作者、学校、家长、学生等对家庭教育立法的意见建议。2017年,成立立法起草小组,吸纳省委党校法学部专家以及我省家庭教育和儿童工作方面的专家参与立法工作。起草小组赴部分设区市及县(市、区)以及贵州、重庆等地开展立法调研,广泛征求各方意见,对草案初稿进行了10余次论证、修改、完善。期间,省人大内司委多次参与调研,提出指导性意见。2018年4月,省妇联正式报送草案代拟稿。5月,在多次听取专家学者意见的基础上,省人大内司委召开咨询顾问座谈会,对草案的内容体例、逻辑结构、条款表述等方面进行研究论证。6月初,集中两天时间对草案内容逐条逐句进行讨论修改,形成草案征求意见稿。6月中旬,征求了省政府妇儿工委、省政府法制办、省教育厅、省财政厅、省妇联等16家省直单位的意见,并就重点问题与相关部门多次协调研究。同时,委托11个设区市人大内司委在本行政区域内征求意见,在此基础上再次修改,形成了草案送审稿。7月12日,省人大内司委召开全体会议进行审议,形成了相关议案。

  三、需要说明的几个问题

  草案共七章四十六条,分为总则、家庭实施、政府推动、学校指导、社会参与、法律责任及附则。对家庭教育的立法目的与依据、适用范围、定义、基本原则、工作体制机制等方面作出规定。草案起草重点把握以下原则:一是以鼓励和推进家庭教育事业发展为立法理念,坚持以上位法为依据,注重结合我省省情,借鉴其他省市立法的探索和经验;二是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就家庭教育责任不明确、工作机制不顺畅、社会参与度不高、困境家庭以及特殊未成年群体的家庭教育资源不足等问题,设定法律规范;三是细化家庭教育相关规定,固化国家规范性文件所确立的工作制度,强化家庭教育责任,深化家庭教育工作机制。

  (一)关于立法的目的。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的重要指示精神,为家庭教育指明了方向,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也是家庭教育立法的目的。因此,在草案第一条中,明确将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写入立法目的。

  (二)关于家庭教育的定义和调整范围。家庭教育概念有狭义和广义两种含义。狭义概念认为家庭教育是指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进行的教育、引导和影响;广义概念认为家庭教育包括生活中所有家庭成员之间相互影响和教育。目前国家层面没有家庭教育概念的官方定义,但从相关法律规定、国家文件以及家庭教育工作实践上看,主要为狭义概念。教育未成年人是家庭的一项重要职能,更是父母的法定义务。因此,草案对“家庭教育”采用狭义概念来定义,在调整范围上重点从狭义方面进行规范。

  (三)关于家庭教育的内容和原则。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共同构成塑造人的完整教育体系。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注重系统地传授知识、培养技能等不同,家庭教育应以帮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重点,适应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强化道德修养、行为习惯等方面的教育。草案第四条明确了家庭教育的主要内容,即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未成年人进行社会公德、家庭美德、生活技能、行为习惯、身心健康教育以及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红色文化、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等。

  为进一步强调家庭教育的德育功能,规范家庭教育活动,根据相关法律,遵循家庭教育的特点,结合教育实践经验,草案第五条明确了家庭教育应当遵循的四条原则:“坚持立德树人,突出思想道德教育;注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促进未成年人全面发展;适应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尊重未成年人人格尊严;实行教育与保护相结合,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四)关于家庭和学校责任。家庭是家庭教育的主体,未成年人是家庭教育的重点,父母是家庭教育的第一责任人。草案第六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家庭教育负有直接责任,依法享有教育未成年人的权利,依法承担教育未成年人的义务,其他家庭成员应当予以协助。”第九条至十三条对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提高家庭教育素质和能力,正确履行家庭教育责任,配合学校、国家机关和其他组织依法开展的家庭教育工作等作出了规定。

  学校作为家庭教育的重要参与者,草案第四章作出了明确的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学前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学校应当建立健全家庭教育工作制度,将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纳入学校发展规划和工作计划。”第二十八、二十九条规定学校应当成立家长学校和家长委员会,开展形式多样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和实践活动。

  (五)关于政府和部门责任。推进家庭教育事业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需要父母等监护人负起主体责任,还需要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大力推动,建立相应的组织协调机制。为增强针对性和可操作性,草案第十八条至二十一条主要从三个层次作出了规定:一是明确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发挥在家庭教育工作中的主导作用,将家庭教育事业发展列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城乡公共服务,将家庭教育工作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二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承担组织、协调、指导、督促职能,妇女联合会承担家庭教育议事协调机构的日常工作。三是明确教育、公安、民政、司法行政、卫生、文化、关工委、工会、共青团等相关部门和组织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做好家庭教育相关工作。

  (六)关于家庭教育的特别措施。针对困境家庭以及特殊未成年群体的家庭教育,草案做了特别规定。在家庭实施方面,草案第十四、十五条分别规定了留守儿童父母、离异家庭父母、继父母、养父母应当履行的家庭教育责任。对于父母死亡或者无监护能力的,草案第十六条规定“有监护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或者兄、姐作为监护人履行家庭教育责任,其他亲属予以协助。担任未成年人监护人的其他组织,应当依法履行监护责任,并通过寄养、助养等方式,弥补家庭教育的缺失。”对于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不当履行家庭教育责任的,草案第十七条规定“未成年人或者其他组织和个人可以向学校、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的单位、村(居)民委员会、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妇女联合会、民政部门、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反映、投诉和求助,或者向公安机关报案,相关单位和组织应当及时处理”。

  在政府推动方面,草案第二十二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优先向孤残、遗弃、流浪、单亲或者父母服刑、强制戒毒等未成年人家庭,提供家庭教育的救助和指导服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重点向父母未与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家庭提供家庭教育的帮助和指导,为其父母回乡就业、子女入学等创造条件。”

  (七)关于家庭教育的法律责任。为保障条例的有效实施,草案第四十二条至四十四条规定了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从事家庭教育服务的机构和组织、负有家庭教育工作职责的政府有关部门和公共服务机构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条例行为的法律责任。以上说明连同草案,请一并审议。

  江西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草案)

  目 录

  第一章 总 则

  第二章  家庭实施

  第三章  政府推动

  第四章 学校指导

  第五章 社会参与

  第六章 法律责任

  第七章 附 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推进家庭教育发展,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增进家庭和睦、社会和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等规定,结合本省实际,制定本条例。第二条 本省行政区域内家庭教育活动适用本条例。

  第三条 本条例所称家庭教育,是指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进行的教育、引导和影响。

  第四条 家庭教育应当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帮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家庭教育应当对未成年人进行社会公德、家庭美德、生活技能、行为习惯和身心健康教育。

  家庭教育应当对未成年人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红色文化、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以及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教育。

  第五条 家庭教育应当遵循以下原则:

  (一)坚持立德树人,突出思想道德教育;

  (二)注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促进未成年人全面发展;

  (三)适应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尊重未成年人人格尊严;

  (四)实行教育与保护相结合,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第六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家庭教育负有直接责任,依法享有教育未成年人的权利,依法承担教育未成年人的义务,其他家庭成员应当予以协助。

  第七条 促进家庭教育发展是政府和社会的共同责任。

  国家机关、人民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村(居)民委员会和社会组织应当为家庭教育提供支持。

  第八条 促进家庭教育发展,应当建立家庭实施、政府推动、学校指导、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

  第二章 家庭实施

  第九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学习家庭教育知识,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观念,掌握科学的家庭教育方法,提高家庭教育的能力。

  第十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以健康的思想、良好的品行教育和影响未成年人,引导未成年人参加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

  家庭成员应当共同培育积极向上的家庭文化,传承良好的家风家训,创造平等和睦的家庭教育环境。

  第十一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根据未成年人不同年龄的生理、心理特点和智力发展状况,循序渐进地进行家庭教育。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保障未成年人的睡眠、娱乐和体育锻炼时间,不得加重未成年人学习负担。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

  第十二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配合有关国家机关、人民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村(居)民委员会和社会组织依法开展的公益性家庭教育活动。

  第十三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接受学校的家庭教育指导,参加学校的家长学校、家长委员会等组织开展的家庭教育活动。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主动与学校以及相关教育机构沟通,了解未成年人的学习、生活情况,配合学校以及其他教育机构对未成年人进行教育。

  第十四条 父母应当与未成年人共同生活,依法履行监护责任。

  父母未与未成年人共同生活的,应当履行以下义务:

  (一)委托有能力的其他监护人监护和教育未成年人;

  (二)通过电话、网络视频、书信等方式与未成年人交流沟通;

  (三)与学校或者其他监护人交流未成年人的学习、生活等相关信息;

  (四)定期与未成年人团聚;

  (五)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教育未成年人的责任。

  第十五条 未成年人父母离异的,离异双方对子女都有教育的义务,任何一方都不得因离异而不履行教育子女的义务,监护方应当协助非监护方履行其对未成年人的家庭教育责任。

  继父母、养父母应当对受其抚养教育的未成年继子女、养子女履行家庭教育责任。

  第十六条 未成年人的父母死亡或者无监护能力的,有监护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或者兄、姐作为监护人履行家庭教育责任,其他亲属予以协助。担任未成年人监护人的其他组织,应当依法履行监护责任,并通过寄养、助养等方式,弥补家庭教育的缺失。

  第十七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未成年人或者其他组织和个人可以向学校、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所在的单位、村(居)民委员会、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妇女联合会、民政部门、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反映、投诉和求助,或者向公安机关报案,相关单位和组织应当及时处理:

  (一)父母不履行家庭教育责任的;

  (二)父母死亡、失踪、重病、重度残疾或者因父母双方服刑、强制戒毒等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家庭教育责任,其他监护人不履行家庭教育责任的;

  (三)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侮辱人格尊严,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

  第三章 政府推动

  第十八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家庭教育事业发展列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城乡公共服务,将家庭教育工作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

  第十九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是本行政区域内家庭教育议事协调机构,负责组织、协调、指导、督促有关部门做好家庭教育相关工作。妇女联合会承担家庭教育议事协调机构的日常工作。

  第二十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发挥在家庭教育工作中的主导作用,建立健全部门联动机制,督促有关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做好家庭教育相关工作。

  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将家庭教育纳入社区教育工作体系,开展家庭教育指导和实践活动。

  第二十一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学前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学校家庭教育的指导管理工作,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督导评估内容。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民政、司法行政、卫生、文化、广播电视等部门按照各自职责,做好家庭教育的相关工作。

  鼓励工会、共产主义青年团、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等积极参与家庭教育工作。

  第二十二条 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优先向孤残、遗弃、流浪、单亲或者父母服刑、强制戒毒等未成年人家庭,提供家庭教育的救助和指导服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重点向父母未与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家庭提供家庭教育的帮助和指导,为其父母回乡就业、子女入学等创造条件。

  第二十三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家庭教育培训制度,制定家庭教育人才培训计划,培养家庭教育专业人才。

  教师教育机构应当将家庭教育课程纳入师资培训计划。

  第二十四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运用各种宣传方式,营造家庭教育文化氛围。

  广播、电视、报刊、新媒体等应当以专题节目、专题报道、专栏、公益广告等多种形式,开展经常性的家庭教育公益宣传,普及家庭教育知识。

  第二十五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可以通过购买公共服务方式,支持社会力量开展公益性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在同等条件下,可以优先购买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和志愿服务组织提供的公益性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第二十六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在家庭教育工作中作出突出成绩和贡献的家庭、单位和个人,依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表彰和奖励。

  第四章 学校指导

  第二十七条 学前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学校应当建立健全家庭教育工作制度,将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纳入学校发展规划和工作计划。

  第二十八条 学前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学校应当建立家长学校,定期组织家长交流家庭教育信息、提供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开展家庭教育实践活动。

  学前教育的家长学校每学期至少组织一次家庭教育指导和二次亲子实践活动。初等教育、中等教育的家长学校每学期至少组织一次家庭教育指导和一次家庭教育实践活动。

  第二十九条 学前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学校应当建立家长委员会,推进家校合作,参与学校教育管理,沟通、协调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

  第三十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未按照要求参加学校家庭教育活动的,学校应当及时与其联系和沟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履行家庭教育责任有困难的,学校应当提供家庭教育指导和帮助。

  第三十一条 学校应当加强未成年人思想教育,根据其身心发展特点,进行社会生活指导、心理健康辅导和青春期教育。

  未成年人在学校有不良行为的,学校应当及时制止并告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第三十二条 学前教育、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学校应当为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村(居)民委员会依法开展的家庭教育活动提供支持。

  第五章 社会参与

  第三十三条 妇女之家、儿童之家、妇女儿童活动中心、青少年活动中心、青少年宫、乡村少年宫等,应当为家庭教育提供支持,有条件的应当建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站点。

  第三十四条 儿童社会福利机构应当对寄养、助养孤儿的家庭提供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应当对流浪乞讨或者离家出走的未成年人进行临时照料,为其提供心理疏导、情感抚慰等服务。

  第三十五条 婚姻登记机构在办理结婚、离婚登记时,应当进行家庭教育宣传指导。

  第三十六条 妇幼保健院等医疗保健机构应当结合婚前保健、孕产期保健、儿童保健等工作,开展公益性家庭教育指导和儿童早期发展指导等服务。

  第三十七条 其他与未成年人有关的公共服务机构和组织,应当开展公益性家庭教育指导服务。

  第三十八条 鼓励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志愿服务组织和志愿者开展公益性家庭教育志愿服务。

  第三十九条 鼓励依法设立公益性家庭教育基金,鼓励单位和个人向家庭教育基金捐赠,支持家庭教育事业发展。

  第四十条 设立经营性家庭教育服务机构或者提供经营性家庭教育服务的,应当依法办理登记手续。

  第四十一条 从事家庭教育服务的机构和组织应当加强行业自律,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管理。

  第六章 法律责任

  第四十二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有履行家庭教育能力而不履行家庭教育责任,或者因实施家庭暴力等不当家庭教育方式,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由相关单位或者组织予以劝诫、批评教育;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四十三条 从事家庭教育服务的机构和组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依法登记,擅自从事家庭教育活动的;

  (二)违反有关规定收取家庭教育服务费用的;

  (三)宣传封建迷信、邪教、暴力、色情等非法内容的;

  (四)泄露未成年人及其家庭成员隐私的;

  (五)其他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行为。

  第四十四条 负有家庭教育工作职责的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和公共服务机构,不履行家庭教育工作职责的,截留、挤占、挪用或者虚报、冒领家庭教育工作经费的,其他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或者徇私舞弊的,按照管理权限由本级人民政府或者上级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四十五条违反本条例规定的其他行为,法律、法规有处罚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七章 附则

  第四十六条 本条例自2018年 月 日起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