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  引  号: 145016310/2015-21093 发文机关: 省统计局 文      号:
主题分类: 组配分类: 统计分析 成文日期: 2015-11-27

跳出江西看江西:人口发展喜忧并存

  ——第六次人口普查系列分析资料之十八

 

  2000年以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人口发展工作,不断优化人口发展环境,全省上下积极贯彻落实人口控制政策,持续稳定人口低生育水平,不断提高人口素质。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江西人口总量得到有效控制,人口结构和分布更趋合理,人口素质显著提高,促进了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但是,站在全国看江西,江西人口发展成绩和问题兼有,机遇与挑战并存。未来一段时期,人口数量问题仍然是制约江西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问题之一,人口素质、结构和分布问题也将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本文利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资料,从人口数量、结构、分布、素质和住房等方面,将江西人口发展状况与全国平均水平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口发展情况进行比较分析,从全国范围概述十年来江西人口发展所取得的成绩,探讨存在的问题,为建设富裕和谐秀美江西提供人口发展的决策参考。

 

  一、江西人口发展状况比较分析

 

  (一)从人口总量上看,人口增长速度偏快,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略有上升

 

  第六次人口普查时,江西常住人口总量为4456.78万人,20002010年十年间,常住人口净增加317.02万人,增长7.66%,平均每年增加31.70万人,年均增长率为0.74%。尽管与前一个十年(即19902000年)相比,江西人口增量年均减少5.17万人,人口增长率明显下降,但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江西人口增长率仍然偏高。第六次人口普查时,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合计133972.49万人,同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126582.50人相比,十年共增加7389.99万人,增长5.84%,年平均增长率为0.57%。近十年江西的人口年均增长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了0.17个百分点。这主要是因为江西育龄妇女特别是生育高峰期妇女所占比重较大,致使人口出生水平较高,人口自然增长相对较快。同时,也因为近十年来江西经济发展较好,尤其是工业园区发展迅速,使得跨省外出人口增速趋缓,常住人口增加。

 

  从占全国总人口的比重来看,江西已由2000年的3.25%发展到2010年的3.34%,人口数量超过辽宁省,由全国第14位提前到了第13位。人口多于江西的12个省份仍然是广东、山东、河南、四川、江苏、河北、湖南、安徽、湖北、浙江、广西和云南。

 

  从人口密度来看,2010年江西为267/平方公里,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9倍。与2000年相比,人口密度增加25/平方公里,是全国平均增量的2.5倍。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2000年与2010年江西人口密度均位居第16位,高于西部绝大部分省份和黑龙江、吉林、海南等省。在中部六省中,江西人口密度相对较低,仅高于山西,居第5位。

 

  (二)从人口年龄结构看,少年儿童人口所占比重高,老年人口比重相对较低

 

  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在全省常住人口中,0-14岁少年儿童人口为976.22万人,占总人口的21.91%。近十年来,受高房价以及医疗、教育成本不断上涨等的影响,江西适龄人口婚育年龄不断推迟,生育观念发生改变,使0-14岁人口所占比重不断下降,与第五次人口普查时相比,比重下降了4.08个百分点。尽管如此,但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近十年来江西人口生育水平相对要高,使得0-14岁人口比重仍然高出全国平均水平5.3个百分点,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排名第3位,仅低于贵州(25.26%)和西藏(24.37%)。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年儿童人口将成为未来劳动力人口,也就是说未来15年内江西劳动力供给仍然具有比较优势。

 

  2010年,江西15-64岁人口为3141.73万人,占总人口的70.49%,与2000年相比比重上升了2.59个百分点,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低3.98个百分点,居全国第29位,仅高于广西(69.05%)和贵州(66.03%)。国际上通常把15-64岁人口作为劳动适龄人口,其所占总人口的比重高,表明该地区劳动力资源丰富,同时也意味着需要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江西15-64岁人口比重相对较低,与江西是人口流出大省密切相关,每年都有大量青壮年前往浙江、江苏、福建和广东等沿海省份务工经商。但最近十年来,江西劳动年龄人口仍然是持续增加的,为江西经济社会建设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

 

  在总人口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338.83万人,占总人口的7.60%,比2000年上升了1.49个百分点,人口老龄化趋势不断增强,已明显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江西的人口老龄化速度相对较慢,老年人口比重低1.32个百分点,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江西老年人口比重低,居第24位,如仅以此指标来衡量,江西人口老龄化程度属于较轻的省份,在26个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的省份中仅略高于山西(7.58%)和内蒙古(7.56%)。广东、新疆、宁夏、青海、西藏则尚未进入老龄化社会。由于江西15-64岁人口比重也相对较低,未来江西人口老龄化速度比全国大部分省份也将相对较缓,这对于经济欠发达的江西来说,能够更加从容应对人口老龄化对社会和家庭抚养能力带来的挑战。

 

  由于人口年龄结构的不同,也就形成了不同的社会抚养系数。抚养系数(或称总抚养比)是指少年儿童人口加上老年人口之和与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比例越高表明劳动人口负担系数越大,反之则负担系数越小。2010年,江西抚养系数为41.86%,比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下降5.57,也就是说,全省每10个劳动年龄人口负担的非劳动年龄人口由十年前的4.74人下降到4.19人。抚养系数降低,反映江西劳动年龄人口承担的社会负担减轻,但目前抚养系数仍属很高的省份。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市中,抚养系数最高的是贵州、其次是广西,第三是江西,比全国平均水平高7.58个百分点,这主要是少年儿童人口比重相对较高所致。江西少儿抚养比为31.7%,居全国第4位;老年抚养比则相对较低,为10.78%,居全国第18位。

 

  (三)从性别构成看,总人口性别比渐趋正常,出生人口性别比依然偏高

 

  第六次人口普查汇总结果显示,2010111零时,江西4456.78万常住人口中,男性为2300.35万人,占总人口的51.61%;女性为2156.43万人,占总人口的48.39%。总人口性别比为106.67,与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108.31相比,下降了1.64个百分点,回落到了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之前的历史常态水平,扭转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省总人口性别比持续上升和明显偏高的趋势。总人口性别比渐趋合理,也更加接近全国平均水平(105.20),其差距由十年前的1.57缩小到1.47个百分点,并由全国第9位退至第11位。

 

  出生人口性别比是一个重要的衡量男女两性人口是否均衡的标志。在不进行人为控制的情况下,新生婴儿的性别比在102107之间。如果超出这个范围,无论是过高或过低,都会对人口的两性结构造成严重危害,进而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2010年,江西出生人口性别比由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130.44降至122.95,下降了7.49个百分点,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由2000年的13.58个百分点缩小到现在的4.99个百分点。但是,江西仍属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省份,在全国处于第6的位置,仅低于安徽、福建、海南、湖北和湖南五省,高于其余25个省份。江西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主要出现在二孩和多孩生育中。从普查长表数据可以看出,在当年出生人口中,一孩性别比为113.89,二孩性别比接近140,三孩及以上性别比则超过了160,这说明在二孩和多孩生育过程中,仍然存在性别选择的可能,综合治理人口性别比偏高问题的工作力度还需进一步加大。

 

  劳动年龄人口性别构成对一个地区产业、行业的布局会产生一定的影响。2010年,江西15-64岁人口中,男性1586.09万人,占50.48%;女性1555.64万人,占49.52%。劳动年龄人口性别比为101.96,比第五次人口普查的106.16下降了4.2个百分点,比全国103.71的平均水平低1.75个百分点,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居第25位,远远低于流入人口较多的东部省份和少数民族人口比重较大的西部省份,与总人口性别比形成了明显的反差,说明近十年来江西外出人口中男性要大大多于女性,不存在“就业性别挤压”现象。

 

  (四)从人口城乡分布看,城镇人口增长较快,但人口城镇化发展水平依然较低

 

  第六次人口普查时,江西城镇人口为1963.66万人,城镇人口比重达到44.06%,与第五次人口普查时相比,城镇人口增加了817.46万人,增长71.32%,增幅比前一个十年高22个百分点;城镇人口比重上升了16.37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提高1.64个百分点,大大快于20世纪90年代平均每年提高0.71个百分点的速度,也要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每年提高1.35个百分点的速度。从2000年到2010年,江西人口城镇化率的总增幅和年均增幅列中部六省第一,是中部地区人口城镇化发展速度最快的省份,说明近十年来江西正处在人口城镇化加速发展时期。正是由于人口城镇化速度的加快,使江西人口城镇化率与全国平均水平(49.68%)的距离拉近,由十年前的8.55个百分点缩小到5.62个百分点,在全国的位次前移,在中部地区也由2000年的第5位前移到第3位。

 

  但是,江西人口城镇化发展水平仍然偏低,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人口城镇化率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位次靠后。2010年,江西人口城镇化率在全国排名第21位,大大低于东部省份,甚至比内蒙古、宁夏、陕西、青海等西部省份还低。二是江西拥有的城市数量仍然偏少。目前,全省共有设市城市22个、市辖区19个、县城70个和建制镇790个,其中:100万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1个,50万至100万人口的大城市5个,20万至50万人口的中等城市11个,20万人口以下的小城市5个。在中部地区,江西拥有的城市数量、特大城市、大城市数量均属最少。三是江西人口城镇化质量不高。江西的城镇人口主要聚集在“镇区”,“市”人口只占所有城镇人口的38.48%,与全国平均水平(60.26%)相差了21.78个百分点,为全国最低,居第31位。说明江西城市扩张力度欠佳,小城镇建设则成绩斐然。在户籍人口中,江西非农化率只有26.64%,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5个百分点,居第18位。在城镇就业人口中,仍有16.67%的人口从事农、林、牧、渔业,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即便是大量农村人口流向省外,但在江西的城镇人口中,仍有44.58%的人是农业户籍,比重偏高,居全国第16位。

 

  (五)从受教育程度看,人口总体受教育水平偏低,高学历人口比重不大

 

  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2010年,江西6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57年,比2000年提高了1.02年,平均每年提高0.1年。6岁及以上人口整体受教育水平仍然低于全国平均水平(8.80年),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排在第21位,与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相差甚远,仅比一些西部省份略高。

 

  从各种受教育程度人口所占比重来看,江西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占6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为7.56%,高中文化程度人口的比重为13.58%,初中文化程度人口比重为41.54%,分别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971.440.16个百分点,而低层次的小学受教育程度人口比重为33.16%,比全国平均水平高了4.41个百分点。

 

  从每十万人口拥有各种受教育程度人口来看,江西每十万人中具有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为6857人,比全国平均水平少2073人;具有高中受教育程度的人口为12315人,比全国平均水平少1717人;具有初中受教育程度的人口为37668人,比全国平均水平少1120人;具有小学受教育程度的人口为30065人,则比全国平均水平多3286人。由此可以看出,江西人口受教育程度重心仍然很低,学历层次越高,与全国平均水平差距越大,人口资源大省向人力资源大省转变的压力依然很大。

 

  (六)从人口流动情况看,江西人口流动活力强劲,但主要流向省外

 

  第六次人口普查时,江西跨乡(镇、街道)人户分离人口总规模达到了1109万人,比2000年增加405万人,增长57.53%。其中,省内人户分离人口共计470万人,占42.38%,是2000年时的1.5倍;省外流入60万人,占5.41%,比2000年增加1.4倍;流向省外人口579万人,占52.21%,比2000年增加211万人,增长57.34%。扣除设区市区内及区间人户分离人口,全省流动人口总量达到了1026万人。

 

  但是,江西省内流动和外省流入江西的人口合计只占全省常住人口的11.90%,比全国平均水平低5.28个百分点,特别是外省流入人口只占全省常住人口的1.35%,比全国平均水平低5.1个百分点,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较差,在全国只排第27位。而在全国所有跨省外出人口中,江西占了6.74%,在全国排第5位,仅低于安徽、四川、湖南和河南四个人口大省。说明江西目前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不够大,反而有大量人口流向省外寻找就业机会。

 

  (七)从人口居住条件看,户均和人均住房间数较多,人均住房面积较大

 

  2010年,江西家庭户平均住房间数为3.75间,比全国平均水平多0.63间,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位列第5,仅少于河南、甘肃、西藏、山东。人均住房间数超过了1间,在全国位列第13位。人均住房面积达到了33.1平方米,比全国平均水平多2.04平方米,在全国列第8位。说明省委省政府关注民生在改善全省居民居住条件方面的效果得到了充分显现。

 

  二、江西人口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综上所述,近十年来江西人口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有:

 

  (一)人口总量持续增长,给资源、环境带来更大压力

 

  江西人口增长虽已进入“现代人口再生产模式”,但由于人口基数大,加上人口增长的惯性作用和第四次生育高峰的影响,全省人口总量在今后较长时期内仍将持续增长。由于人口不断增长和经济加快发展,必然会消耗更多的资源和加大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这将给区域原本就较脆弱的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带来更大压力,使得经济与人口、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更加突出。

 

  (二)人口文化素质仍然偏低,与经济建设需求不相适应

 

  人口文化素质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2010年,每十万人中具有大学、高中、初中等受教育程度人口虽然增加很多,但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人口文化素质偏低,一方面限制了人口劳动力在高新技术产业的就业,造成许多高技术岗位和行业所需人员短缺,另一方面又有大量无技术专长的人员找不到就业岗位,供给与需求产生结构性失衡。

 

  (三)人口年龄结构欠佳,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峻挑战

 

  一是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养老保障压力加重。江西人口老龄化是在经济社会尚不发达的情况下提前到来,随着老年人口数量不断增加,需要社会赡养的老年人口越来越多,用于退休人员的保险、福利等费用将大幅上升,社会经济负担进一步加重,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体系的压力增大,这种“未富先老”的社会状况将影响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二是低龄人口性别比偏高,潜存影响社会安定因素。上世纪90年代,全省低龄人口性别比开始出现偏高倾向,到2010年,低年龄人口中,0-4岁人口性别比为130.25-9岁人口的性别比为131.410-14岁人口的性别比为127.3,各年龄组人口性别比都超出正常范围且持续偏高。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这部分人口进入婚龄年龄后,由于婚龄人口性别比失衡,男多女少的“婚姻挤压”现象将逐渐显现,并可能由此产生家庭关系不稳定等社会问题,体现在就业上,可能出现“就业性别挤压”现象,从而影响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三是劳动年龄人口不断增加,就业压力加大。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全省劳动年龄人口在逐年增加。江西不仅每年要吸纳新增劳动力就业,而且要化解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向城市转移,向非农产业转移的矛盾,再加上区域外劳动力人口的流入,庞大的劳动力人口将给江西劳动就业带来较大压力。

 

  三、解决江西人口发展问题的主要对策

 

  人是世界的主体,也是世界的创造者。人口问题始终是关系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统筹解决好人口与经济、社会、自然的发展问题,对于建设富裕和谐秀美江西意义重大。因此,建议江西在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基础上,遏制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势头,充分挖掘人力资源潜力,不断提高人口文化素质,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

 

  (一)继续控制出生人口数量,严格控制总人口规模

 

  虽然江西的人口增长率已控制在较低水平,但由于人口基数较大,再加上正处于第四次生育高峰,稳定低生育水平的工作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因此,必须认真贯彻计划生育这一基本国策,稳定低生育水平,对计划生育的薄弱环节加强监管,特别是流动人口、城镇无工作单位人员的计划生育管理;完善利益导向政策,加强计划生育政策力度,制定有关优生优育的技术标准及相应的立法措施,做好遗传咨询及必要的检查,鼓励引导群众少生、优生。

 

  (二)继续综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问题

 

  一是要培养良好的生育文化,以改造孕育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土壤。二是要推进社会养老制度建设,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和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消除城乡二元结构,为农村老年人口安度晚年免去后顾之忧,解决农村居民最迫切的基本养老问题。三是要加快医疗保障的改革与创新,适当增加、提高计划生育独女户、双女户老人的医疗报销范围和比例,同等条件下,更优先保障他们的利益。四是要规范对B超的管理,严厉打击使用B超人为选择性别终止妊娠的行为。五是要规范人工终止妊娠手术和药品的管理,严肃查处违规行为,加强终止妊娠药品的监管。六是要加强对流动人口的管理,建立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统一管理、良性互动、便民维权、责任共担”的新体制,维护广大流动人口实行计划生育的合法权益。

 

  (三)始终不懈地提高人口文化素质

 

  要实现产业结构的升级调整,必须有各类高素质人才和高技能劳动者作为支撑。要充分利用江西劳动力资源较为丰富的有利时期,实现由人口资源向人才资源的转变,要着力巩固九年义务教育,普及高中教育,重点发展职业教育,提升高等教育办学水平,提高劳动力的文化水平和职业技能;在大力培养和引进高素质人才的同时,要重视和加强中等学历教育和职业技能培训,使普通劳动者都有一技之长。在农村要更加注重强化和巩固义务教育,防止辍学退学、新文盲产生,推动更高层次教育的发展,大力提高农村劳动力的文化素质。

 

  (四)积极主动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

 

  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首先在于加快经济发展,壮大经济实力,为养老保障提供经济基础。二是要走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相结合的养老道路。建立以家庭养老为基础,社区养老服务网络为辅助,公共福利设施养老手段为补充,社会保险制度为保障的居家养老体系,把老年人自身、家庭、社会和国家作用有机的组合起来,使之发挥出最佳效用。三是要积极发展老龄产业。老龄产业是为了满足老年人物质和精神生活需求而形成的产业,既包括生产性产业,也包括服务性产业,这是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的重要手段。发展老龄产业,既要从实际出发,以满足老人物质和精神生活的需要为目的,又要以市场为导向,按经济规律办事,更要保证养老费用的合理使用,提高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四是要加快完善老年法律法规体系,将依法治理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经济问题作为老龄工作重要内容。五是要进一步加强对老龄工作的领导。各级党委和政府以及全社会都要充分认识做好老龄工作的重要性,进一步加强和改善对老龄工作的领导,健全立法监督管理机构,推动老龄事业步入法制化管理的轨道。

 

  (五)进一步加快城镇化发展步伐

 

  城镇化是一个人口集聚的过程,是诸多因素共生演化发展的过程,是推进人口聚居、产业、生态环境、基础设施、政府服务等的全面协调发展的过程。要严格实施《江西省城镇体系规划》,以科学合理的规划来规范和推动城镇建设,切实贯彻执行省政府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城镇化发展的实施意见》,用科学发展观来指导新型城镇化工作,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高效、持续、健康发展。要着力创新体制机制,进一步增强城镇发展活力,强化产业支撑,进一步增强城镇发展动力。重点是加强要素聚集与辐射,壮大城镇经济,培育发展各个城镇的主导产业、支柱产业、骨干龙头企业和产业集群,积极调整优化产业结构,不断加快工业化进程,以工业化带动城镇化,并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要加快城镇道路交通网络、水电气供应系统、科教文卫体等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全面提升城镇综合承载力,建设优美、舒适、和谐的城镇生态环境系统。

 

 

  撰稿:康冬明

  审核:曾庆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